前巴西足协主席德尔内罗被永久禁足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2-05-28浏览次数:

  近日,国际足联在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,宣布前巴西足协主席马尔科保罗德尔内罗因收受贿赂,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处以终身禁止从事足球相关活动的处罚。

  据巴西《环球体育》报道,德尔内罗涉嫌的贿赂总计高达650万美元。国际足联表示,“针对德尔内罗的调查从2015年11月23日开始。德尔内罗涉嫌收受多项贿赂,以换取为对方公司在媒体合作和商业营销权合同中谋利,涉及的赛事包括美洲杯、解放者杯、巴西杯。”

  德尔内罗的前任马林也受到了同样的禁令惩罚。除了无法从事与足球有关的任何活动之外,德尔内罗还必须支付100万瑞士法郎(约100万美元)的罚款。

  德尔内罗的辩护律师表示,将对国际足联宣布的决定提起上诉。第一次上诉将提交给国际足联上诉委员会。如果这项上诉被驳回,下一步将是上诉到瑞士洛桑的体育仲裁法庭上。

  在一份官方声明中,德尔内罗的律师事务所指出,对于道德委员会的决定“令人惊讶和愤慨”,声称没有“证据表明德尔内罗涉嫌参与腐败计划”,并指出了道德委员会的一些程序违规行为。

  德尔内罗于2014年当选巴西足协主席,接替马林,并于2015年成为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调查的目标,涉嫌参与腐败计划,自那之后,他没有离开巴西,在巴西他没有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。同年,他被美国司法部控告七起重案(三起欺诈,三起洗钱和一项犯罪组织)。不久之后,国际足联伦理委员会开展了一项内部调查,该调查进展缓慢。

  事实上早在2015年5月,美国司法部围绕国际足坛的贪腐现象,在瑞士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,起诉了包括德尔内罗在内的大批国际足联及其相关营销机构的高管,罪名是“在贩卖顶级赛事的直播版权时,收取数百万美元的贿赂”。但德尔内罗在搜捕前逃离其下榻的苏黎世国际足联指定酒店,返回巴西,涉案的40多名国际足联同僚和营销公司的官员当天被当局缉拿,随后一一认罪,等候判刑,被没收充公的犯罪所得超过两亿美元。德尔内罗逃脱搜捕后数小时,美国检方公开了案件的搜捕范围。

  6个月后,德尔内罗才辞去国际足联执委一职,并继续担任巴西足协主席,直到去年12月被国际足联伦理委员会停职。2015年12月,有关当局在同一酒店进行第二轮搜捕,德尔内罗被公开起诉,同时被起诉的还有德尔内罗的前任特谢拉和马林。去年12月国际足联宣布对德尔内罗禁足90天,而在经过详细调查取证后,这次国际足联又决定对他终身禁足。巴西足协随即宣布,根据章程,副主席利马将代替德尔内罗行使管理职责。

  国际足联最初做出德尔内罗禁足90天的决定,来自于美国联邦调查局进行调查后的一系列来自于哈维拉、布尔扎科和罗德里格斯的证词,前者是Kleber市场营销公司经理,另外两位是阿根廷体育营销公司Torneos的董事,他们的运营方式相同,都曾因行贿而获得合同。

  布尔扎科还是Torneo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。他说,2012年,当里卡多特谢拉离开巴西足协的主席职位时,马林和德尔内罗“继承”了Torneos公司提供的每年60万美元的“奖金”。作为交换,他们应该为Torneos公司代理的比赛提供便利,并且提供与解放者杯有关的合同。

  布尔扎科作证说,在2013年,贿赂金额已经从60万美元上升到90万美元,但2014年11月,德尔内罗要求将每年的贿赂金额从90万美元增加到120万美元。当时,德尔内罗还是巴西足协副主席,但他将在2015年4月取代马林就职主席,所以他要求布尔扎科在2015年6月之后才支付这120万美元,这样他就不需要和前任马林分享这笔钱。

  2013年,Torneos公司加入了一个名为“Datisa”的公司,该公司将购买美洲杯(2015年、2019年和2023年)的所有版权,并以同样的方式运作:向南美洲足球协会的领导人支付小费。根据布尔扎科的说法,巴西足协的领导人将从与Datisa的合同中获得300万美元的贿赂,并在每一届的比赛中获得300万美元。

  据《环球体育》报道,一份比赛官员的一张工作表上,显示了2013年向巴西国家足球队支付的390万美元的注册费。根据罗德里格斯的证词,马林和德尔内罗分享了这一金额。另一项比赛电子表格显示了2014年另一笔与解放者杯相关的90万美元的支付。

  还有两份文件也引起了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的注意。其中一封邮件是罗德里格斯于2013年6月6日发给自己的邮件,上面列出了要完成的任务清单。其中一个说:“打电话给德尔内罗。”罗德里格斯的工资记录显示,2013年6月7日有90万美元的流出。另一份则是一份带有标记的待付款清单:“支付巴西议员”,金额为200万美元。据布尔扎科表示,这是2015年美洲杯300万美元配额的一部分,在里卡多特谢拉离开巴西足协主席职位之前,将会向他支付100万美元,剩下的200万美元应该分给马林和德尔内罗。这200万美元的预付款也被记录在了从体育营销机构Kleber获得的文件中,该机构位于巴西的里约热内卢。

  哈维拉于2013年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,后来成为美国司法部的合作伙伴。正如他所言,他的任务之一是“尽可能多地记录人们的情况”,并从他们身上提取“关于这个案件的大量信息”。例如,2014年,哈维拉将马林和商人克莱伯利特联系在一起,并阻止他们在巴西杯中获利。

  在与利特的谈话中,哈维拉几次试图让他谈论向里卡多特谢拉和马林的贿赂。最终,利特向哈维拉解释说,他每年向里卡多特谢拉支付100万美元,而在马林和德尔内罗之间,每年还要支付100万美元。

  前巴西足协主席里卡多特谢拉否认了在1989年至2012年期间所有指控。特谢拉的继任者、德尔内罗的前任马林也声称自己是无辜的。

  哈维拉、布尔扎科和罗德里格斯是“FIFA腐败案”的关键人物。他们与美国法院达成协议,作为交换,他们继续与调查合作。根据他们签署的协议,他们必须在证词中说出真相,如果他们说谎,他们就会失去可能的权益,并且会被起诉。

  当时,德尔内罗通过一份官方声明为自己辩护,声称他没有被美国法庭审判,他的名字被引用为巴西足协的代表是很自然的,因为他是马林的继任者。并且在2015年,德尔内罗声称“与之前签订的合同没有关系”,并指出,美国法院没有“收到非法利益的具体和书面证据”。

  “简而言之,我什么都没有做,也没有违反规则。因为这个原因,我不能接受这些对我的行为和荣誉的指责和挑战。他们在控诉别人犯罪之前,提交证据和文件、银行账户、汇款,都能表明我直接或间接参与公司运作都没有一分钱是不光明的因此,对没有犯罪的人来说,不应该背负罪恶的骂名。”德尔内罗在声明中说。

  请理性评论、文明发言,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