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山花开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2-05-29浏览次数:

  过去的数十年中,因为位置偏远交通闭塞,岛上基础设施十分落后,产业发展基本为零,居民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外出谋生,以致人口流失超过八成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里是苏州高水平小康版图的一个“空白点”。

  这几年,苏州市政协、苏州文旅集团和冲山村结成帮扶对子,与光福镇携手探索新发展模式,在漫山岛这张“白纸”上,写下了一段色彩斑斓的逆袭传奇——

  一条全新的10千伏光电复合缆穿越太湖,为岛上注入强大“新动能”; 4K有线G信号和千兆宽带全覆盖,让“孤岛”与世界互联;农家宅院华丽变身,成了精致的酒店客房、浪漫的花屋、温馨的咖啡馆;村庄环境越来越美,村民们的口袋越来越鼓,集体经济逐步壮大……

  9月21日,中秋月圆。“小康梦圆人团圆”,漫山岛村民董水金家的团圆饭“摆”上了央视一套的晚间新闻——今年国庆节前后,这座岛将以“长三角微度假目的地”的全新面貌出现在世人眼前,从而成为名副其实的“桃花源”。

  沈祥男介绍,岛上共有152户,人口最多时550多人,“而现在,岛上的常住人口只有85人,平均年龄65岁。”

  有一句只有岛上居民才懂的歇后语,叫“漫山人吃豆腐”。以前,他们只能在光福镇区的集市上买到豆腐,而从漫山岛到光福镇区,手摇船一个来回几乎要耗时一整天,因此,在当地语境中,“漫山人吃豆腐”的意思是“可望而不可即”。

  1984年—2001年,沈祥男在岛上做了18年的村支书,其间,他几次向上级部门提出辞职申请,理由是“这个穷家实在太难当”。

  “岛上一直到2001年才通电,加上四面环水交通闭塞,所以从来没搞过工业,耕地总共只有370亩,出产的粮食只够村民填饱肚子。”沈祥男说,至于村集体经济,唯一的收入是350亩水面的租金,“村委会经常寅吃卯粮,实在揭不开锅了,只能去镇里要救济。2001年漫山村并入冲山村时,集体账面上只有几千块钱。”

 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太湖后,“赤脚地皮光”的漫山人坐不住了,纷纷走出孤岛寻找致富门路。

  沈祥男说,数十年中,一批又一批的村民离开漫山岛到外面闯世界,他们当中,有的人坐拥亿万身家,有的人成为中产阶层,有的人只落个温饱,“但不管怎样,只要走出去了,就基本上不会再回来。”

  董水金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在外面闯荡一番之后,回到岛上翻建了一栋四开间的二层楼房,但房子建好后长年空关,他和妻儿实际上住在吴中城区,“如果留在岛上,恐怕我儿子连老婆都娶不到……”

  漫山岛面积1.46平方公里,拥有优越的生态环境,且保持着传统乡村的风貌。

  2015年,苏州启动第九轮集体经济薄弱村帮扶工作,根据市委部署,苏州市政协和冲山村结成帮扶对子。从那时起,苏州市政协先后向村里派驻了陈易、吴铭、赵兵等三任“”。

  唯有产业兴旺,乡村才能振兴。陈易认为,漫山岛因为位置偏远、交通不便、发展传统产业的资源要素匮乏,所以成了一个“被遗忘的角落”。

  陈易说,然而正是因为曾经长期“被遗忘”,让漫山岛拥有着优越的生态环境,森林覆盖率超过40%,是120多种野生鸟类的家园,而且保持着传统乡村的风貌,“‘绿水’‘青山’‘乡愁’,岛上都有,这些资源都可以转化成‘金山银山’。”

  陈易的想法与当地干部群众不谋而合,大家一致认为,“发展乡村旅游”是漫山岛切实可行的奔小康路径。

  苏州市政协的牵线搭桥和三任“”的持续努力,引来了“大咖”级国企苏州文旅集团,该集团决定与光福镇合作对漫山岛进行整体分期开发。

  “”们还链接各种资源,动员各方力量,帮助漫山岛、冲山村补齐各种“硬件”“软件”短板——

  福彩基金捐赠了30万元,用于漫山岛居民出行渡轮的维修保养;冲山街上,因原太湖乡撤并而长期闲置的建筑被盘活,建起了村党群服务中心、新时代文明实践站、日间照料中心;制定了村规民约,引进专业社会组织运营新时代文明实践站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”们还把政协“有事好商量”协商议事模式引入冲山村,建立了光福镇首家村级协商议事室,通过协商平台解决群众的困难。

  去年9月27日,冲山村首次举行“有事好商量”议事活动,议题是如何在漫山岛上修建一个“木园堂”。苏州市政协主席周伟强和吴中区委、区政协以及苏州文旅集团、光福镇、冲山村的负责人,与岛上群众一起商量,拿出了解决方案:“木园堂”由苏州文旅集团和冲山村各出资20万元修建,供全体村民使用。“村民们非常认可‘有事好商量’,现在这成了我们村基层治理的重要方法。”冲山村党委书记马志勤说。

  与此同时,经光福镇党委牵头,苏州文旅集团下属万和商旅党支部与冲山村党委共建“漫山岛乡村振兴行动支部”,更好地助力漫山岛文旅项目发展。

  马志勤觉得,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帮扶,就像“老中医治病”,“对症下药,标本兼治,固本培元。”

  目前,第三任“”赵兵任期已满,苏州市政协不再向冲山村派驻“”,但双方将长期保持党建结对关系,协力持续推动乡村振兴。

  近日,记者实地探访漫山岛,乘快艇从太湖三号桥出发,约10分钟后抵达岛上的东南码头。

  游客接待中心距码头大概步行一分钟路程。这座富有现代美感的钢结构建筑掩隐在绿树丛中,在大厅里透过玻璃幕墙向外看,只见山若眉黛,水如明镜。

  游客接待中心对面,是岛上原来的小学。这所曾经只有两个班级、两名教师的学校已经荒废多年,现在成了一座“鸟类图书馆”,而大门口“吴县太湖漫山小学”的牌子被特意保留下来。

  向村子深处走,清澈的溪水潺潺流过,古朴的石板道沿着山涧延伸,路边散布着一栋栋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风格的农家小楼,老人们坐在门口悠闲地摇着蒲扇……

  漫山岛文旅项目负责人童欣带着记者走进一栋农家小楼。这栋小楼外观朴素无华,里面却别有洞天,室内空间经过精心设计,装修风格既时尚又温馨,屋后的天井被改造成一个雅致的小园林。

  到目前,苏州文旅集团在岛上打造了60余间客房,此外,还布局了漫山市集、渔人码头、撸猫咖啡馆、“花时间”植物空间、亲子中心、渔家饭店、西餐厅等配套业态,一个生态乡村慢游度假区初具规模。

  “我们严格遵守太湖保护的相关法规,不搞大拆大建。”童欣说,绝大多数项目点是在闲置房屋基础上改建而成的,并且尽量不改变建筑物的外立面,从而保持传统的村庄风貌。

  事实上,早在2016年,苏州文旅集团就开始关注漫山岛,2018年5月,与光福镇政府签订《冲山文旅项目合作协议》,但直到2019年6月,漫山岛项目建设才正式启动。

  童欣说,漫山岛是一块弥足珍贵的“璞玉”,所以,他们必须慎之又慎,每一步都要“三思而后行”。

  秉着“生态修复、环境整治、风貌保护、富民共享”的理念,开发工作有序展开:淤塞多年的山涧被疏浚,房前屋后的杂物被清理干净,破烂的村道得到彻底整修;冲山村成立了合作社,把闲置的民房租赁下来,再统一转租给苏州文旅集团,由知名设计师逐一设计改造……

  在苏州市政协的对接协调下,苏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将漫山岛列为全市首批“多规合一村庄规划”试点,为其量身定制发展蓝图;国网苏州供电公司投资3500多万元,通过湖底光电复合缆为漫山岛建起了新的高压输电线K有线G信号、千兆宽带也先后顺利“搭乘”该复合缆接入岛内。

  童欣介绍,苏州文旅集团和光福镇把漫山岛定位为“太湖国际生态岛”,在这个定位指引下,他们与供电部门合作建设“全电岛”,还在岛上打造一片高标准的人工湿地,将来岛上的生活污水将先通过净化设备处理,然后再引入人工湿地进行自然净化,最后干干净净地回归太湖,“项目正式建成开放后,我们还要控制上岛人数,尽可能降低游客对生态环境的影响。”

  2018年,董水金听说漫山岛“即将大变样”,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回到岛上。

  “我一回来,村里就来谈租房子。”董水金回忆说,双方一拍即合,他家的房子通过村合作社转租给苏州文旅集团,按面积算钱,苏州文旅集团一次性预付了三年租金7万余元。接着,他和妻子成了项目上的职工,夫妻俩工资加起来一个月7000元。

  董水金夫妇的回归,打破了数十年来岛上人口“只出不进”的怪圈,他们家的小楼,也成了岛上分散式酒店的首个客房组团“漫山一号院”。

  截至今年8月,岛上共有51户村民把房子租给了苏州文旅集团,每户租期20年,租金每三年上调10%。

  近年来,苏州文旅集团与光福镇通力合作,多次举办漫山岛项目专场招聘,为数十名本岛及周边的村民提供了工作岗位。

  岛上有一家村民经营的农家乐,设有5间客房、6张餐桌和一个小卖部。业主许建平说,农家乐自从7年前开张以来,生意就一直寡淡,平均一年营业额不足2万元。对于苏州文旅集团这个“大鳄”,许建平认为他们不是来“抢生意”的,而是来“送东风”的,“文旅集团把漫山岛建设得这么好,岛上人气肯定会越来越旺,我的生意也会被拉动起来。”

  马志勤介绍,漫山岛上的7处集体资产也被盘活,每年可增加收入100万元,“2020年,冲山村集体收入达到427万元,其中稳定收入287万元,成功‘摘帽’。”

  当天,苏州移动的工作人员向85岁的吴凤珍老人演示如何通过5G实现手机高速上网,老人有些心动,想学学怎么使用智能手机。

  吴凤珍是漫山小学曾经的两名教师之一。现在,她经常去鸟类图书馆转转,摸摸门口“吴县太湖漫山小学”的牌子,“将来,会有很多孩子来这里看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