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家诊所“真黑” 连邻居都不敢进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2-05-29浏览次数:

  一个都市村庄中半个小时取缔黑诊所9家,其中有5家处在同一条街道上,相隔不到100米远。

  昨日,郑州市二七区卫生监督所发起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,30余名监督人员全部出动,在该区孙八寨村查出黑诊所一串。

  在孙八寨村一条较偏僻的小街道上,监督人员堵住正要抱着孩子躲起来的一无名小诊所内的女子。

  该女子说她叫胡建英,诊所是她丈夫胡某开的,已经开了一年多了,但她丈夫没有行医资格证。

  这个小诊所总共不超过12平方米,行医设施就是一张桌子、一张床,外加一个放药的柜台。而在柜台摆放的众多药盒中,监督人员随手取了一盒退烧用的复方氨林巴比妥注射液,却发现它的有效期已经过了20多天。

  租住在胡建英隔壁的郑海芹悄悄告诉记者,她女儿一岁多了,在郑州打工的丈夫多次告诫她,孩子有病了不要去隔壁的小诊所看,原因是“看起来不安全”。

  胡某诊所斜对面的,是一家名为“老苗诊所”的黑诊所。监督人员进门时,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悄悄溜走了。

  很快,自称房东的一名60岁左右的老太太出现在诊所内,声称屋内床和沙发都是她家的,阻止监督人员拉走。监督人员劝房东不要租房子给无证行医的诊所,因为如果出了问题,遭殃的可能是她周围的邻居。老太太大声说:“我是租房的,管他干啥呢,他一个月只要给我300块钱就中了。”

  令卫生监督人员无奈的是,在这次专项行动中,查出的黑诊所大多是他们的“老熟人”。

  “都来查了无数次了,有的诊所都查处过4次。”二七区卫生监督所监督五科科长宋志敏说,每次来查,只能把他们放在外面的空药盒子、宣传灯箱、少量药品没收,大多数黑诊所都另租有房子,药品另外存放,监督人员根本找不到。

  宋志敏认为,取缔黑诊所的责任应该说不光是卫生部门一家,还应该有工商、税务等部门,但现在基本上靠卫生部门一家。

  让监督人员更为头痛的是,取缔黑诊所不但得不到周围群众的支持,反而常常遭到他们的阻挠。

  “政府应该出台这方面的政策,不允许村民租房给非法行医者,从源头上制止黑诊所的存在。”郑州市卫生监督所一名负责人认为。